北大教授韩茂莉:谈谈我与辛德勇老师的爱情
你的位置:醴陵市园林绿化管理局 > 产品分类 > 北大教授韩茂莉:谈谈我与辛德勇老师的爱情
北大教授韩茂莉:谈谈我与辛德勇老师的爱情
发布日期:2022-08-23 00:36    点击次数:151

辛德勇,1959年8月生,辽宁铁岭开原人,1982年毕业于哈尔滨师范大学地理系,1984年陕西师范大学历史系硕士研究生毕业,1988年陕西师范大学唐史研究所博士生毕业,获历史学博士学位。现任北京大学中国古代史研究中心教授,博士生导师。

韩茂莉,1955年出生于北京市,北京大学城市与环境学院历史地理研究中心教授,博士生导师,北京大学博雅特聘教授,中国地理学会历史地理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,研究方向为历史地理学,尤其擅长中国历史农业地理,环境变迁,历史社会地理等。1985年考入陕西师范大学,师从史念海先生攻读硕士、博士研究生。1991年进入北京大学人文地理博士后流动站,导师为侯仁之教授。1993年留校任教,同年晋升副教授,2000年晋升教授。

我和辛老师在西安读书的时候,老师都是史念海先生。他是师兄,我比他晚入学两三年。我们读研那时候人数少,是到老师家上课去,入学的时候,是他给我们介绍老师家在哪住,就这么认识了。

说起来吧,他是我师兄,但比我小四岁。那时我真的没有想到,跟他会有什么关系。其实我最初是帮着他介绍女朋友。我们俩是一个老师,关系近一点,方便给他介绍一些我认识的女生。

但是辛德勇是个书生型的人,不太习惯于各种社交活动,有点钱都买书了,所以那些女生都觉得不大适合。就这样坚持了几年。后来有一次,我们一块出差到东北,顺道去哈尔滨,到他家去看看,发现他母亲对我招待得好像挺特殊。

他说,他跟他妈讲了,反正别人也不行,就我们两个吧。那时候相处了有五六年了吧,我想想觉得也挺好的,就这样了。就很简单,好像都没有前奏。

我们家属年轻时长得挺帅的,跟佟大为差不多长相。不过他性格可急!要说我有什么优点,可能我性格比较好。一直到现在也是,从来没有因为各种家务事吵过架,遇着任何事我也没唠唠叨叨过。相处上,因为同一个老师,干的又是一个专业,可能平时话多一点吧。

从恋爱到结婚,好像从没遇到过什么问题。因为没有小孩儿,我们俩柴米油盐的事情就少了一堆,亲戚也比较少,就少了很多操心的事情。他写他的东西,我写我的东西(笑)。学术上,我们其实很少交流。

我们两个的研究其实差得很远,方向都不交叉。我最讨厌的就是两个人干同行,一个人的成果就变成两个人的了,写篇文章,写本书,都是两个名字。我们俩从一开始就没干过这样的事。他是他,我是我。

年轻时偶尔会讨论一些事情,就是我有了一个想法,一个观点, 中电电机就三句话跟他说说,看看行不行。他有时候观点想好了,或写成了,也用三句话告诉我。现在几乎不讨论。他在家,我在这(办公室)。我这个人没多大毅力,在家肯定就是吃饭睡觉看电视。就在这条件也不好,这还一堆零食呢,但其他两方面是没什么条件了,我就干活。

现在孩子太实际了,大家都在想房子车子这种生活上的具体事情。我们那个时候没有这种事情,也不想。倒是我们工作以后就会有学校分的一个筒子楼,条件尽管差,也还能住,就什么都不会想其他的。我们刚成家的时候,什么家具都没有,什么都是瞎对付的。

也没有什么浪漫,几乎我们两个天天就在工作,年轻时就这样。现在仔细想起来这辈子几乎没有出去玩过。年轻还没成家时,因为一个专业,可能一块出差过一两次。

成家后几乎就没有一起出去过,越老越没时间玩了。这辈子有印象的看电影就一次,一次过年了,到城里去看了一场电影,冯小刚的,叫什么,不见不散?没完没了?记不住了。就这一次。不像现在小女孩希望别人送个礼物什么的,我们那时不讲究这些。

我记得这辈子他最早送我的礼物,就是我看出租车车前挂了一串塑料的绿葡萄,觉得挺好,一次大概过生日,跟他说那绿葡萄不错,他就花了八毛钱,给我买了那串绿葡萄。几十年了,产品分类现在还留着呢。搬了很多次家,上面落满了土。

要问我对辛老师有什么想说的话啊……到我们这个岁数了,能够一块儿,慢慢变得更老,现在我们已经很老了(笑),这一辈子也就没有别的想的了。跟年轻时候不一样。年轻时候可能不缺伴儿,有一堆的朋友,到了我们这个岁数,社交也不再会有,所以“老伴儿”很重要。

你们现在的爱情可能是很激情澎湃的。一辈子,人都会有这个阶段,但是轰轰烈烈过去以后就是平常像水一样平淡的日子。越到后来,越成为一种亲情,你不一定脑子里天天想着,但是生命里会有的。和年轻时是不一样的。

对你们学生,我倒挺支持女孩子早找男朋友。园子里这么多人,总还会有个合适的。千万不要觉得主动都是男生的事情呀。

另外,小姑娘要学会怎么打扮自己。有时候等飞机等火车,看着来来往往的人,我会去关注他们的衣着,比如颜色、样式怎么协调。衣服本身是有个修饰作用的。人要把自己修饰好,总体上要修饰地修长,用衣服遮挡缺点,突出优点。另外颜色,我常说我是极端的好色,对颜色很强调。

我有门课讲文化地理,有时候忍不住会讲这样的东西,中小学也不会教这些。哪一种衣服会让你觉得好看或者不好看,你们往往都没有注意过。

有的家长花钱把孩子送到欧美那边学习,我经常问他们,你们觉得有什么区别呢?第一个,不累,课程没这么多负担;第二,什么都学,音乐、艺术、美术都会学,也许这些对他们更重要。我看你们应该是除了外语、数学,别的也不太会关注(笑),这是不应该的。

人活在世上首先是个人,而不是一个诺贝尔奖的获得者。我们把大家都当成诺贝尔奖的获得者去培养,但反而差距越来越远。

我们中国人往往不知道自己需要什么,像没头苍蝇一样去哄抢。我们的教育没有告诉我们:你是你,你不是别人。大家没有主见。我经常看各种报道,看大家去国外买一万两万的包,有时候左看右看,没觉得有什么好看的, LV的大包,又大,又没有拉锁,还沉,给我我都未必背。

找男女朋友也是,关键是要想好,你想要什么。如果你想要的是那个人,就不要在乎别的。如果你想要的是舒适的生活,乃至通过结婚脱贫致富,那也是一种选择。

容貌不是最重要的,性格是最重要的。对于陌生人,相貌很重要。熟悉之后,性格才是最重要的。性格不行,就会让你觉得越来越烦,在我年轻的时候见到不少这样的情况。

经济方面,我觉得北大的男生,毕业后事业、经济不会差到哪去,有智商、能力就是资本。剩下的,需要自己去创业,不必用家里现成的。

我的观点是,无论是一家人还是朋友,原则上不花别人的钱。像房子啊,车子啊,这都得自己挣啊。我会想,要是我拿了任何一方家长一大笔钱买的房子,住在那里,我都会觉得很不安很不安的呀。

我们现在一家了就不说了,反正家里钱都是我管着(笑)。这倒不是别的,一个人管心里有数,能知道有大事能花多少钱。再加上他也不会管家。说起花销上,我们那时花销都很少。一直到现在,我跟别人相处,尤其是和男同事出去,也都不好意思让别人花钱,甚至我花钱比他们男生还多。

交男朋友,要做好心理准备。女孩其实都有任性耍赖的地方,我这么大岁数了也一样,是天性。从第一天你要知道,有很多事要学着让着,他闹气,你就不要闹气。

我从跟辛德勇成家那一天就知道:不要闹气。生活里也有很多小事,想的不一样,做的不一样,你也会不痛快,但是你咬咬牙不说可以不?可以。咬牙过去了事就过去了。久而久之你就不会有吵架的欲望。这个架一旦吵出来,就没完没了。

当学生问到韩老师:“相比于工作之后开始考虑现实问题,学生时代的爱情是不是更浪漫一些呢?”

韩老师说:“那也并不是。关键还是在于你知不知道自己要什么,不在于哪个时代。如果你想要的是那个人,学生时代还是工作时代其实都无所谓。你想要舒适的生活,而不管那个人是谁,也是什么时代都一样的。要想好你要什么,这很重要。”

后记



上一篇:关系向度理论:个人离开关系便毫无意义
下一篇:华裔女生哈佛演讲:说话是一种才能,而沉默是一种智慧